现在时间是:
当前位置:首 页 >> 旅游游记>> 旅游游记>> 文章列表

钟情山水,东情渔庄——浙江舟山衢山岛旅游速写

作者:文/柳旭凯   发布时间:2015-01-14 11:49:48   浏览次数:1398

钟情山水,东情渔庄——浙江舟山衢山岛旅游速写
文/柳旭凯
2010年05月11日,星期二
                 

 

浙江舟山岱县衢山岛-夕阳无限好

  2010年4月30日,上海世博在万众瞩目之中拉开了帷幕,继2008年北京奥运会后,再次把中国推向世界大舞台。
  这一天,笔者人在上海,却与筠选择了远离世博,远离上海这座现代化大都市的尘嚣,和另外五位朋友来到了上海外海92海里处隶属浙江省舟山市岱山县的衢山岛。而牵线者则为来自衢山现在在上海做生意的程先生(为尊重所有参与者的隐私,本文中的人名均为化名),而我们这次旅游的目的地正是程先生的家乡、位于衢山岛东北角的凉峙村。
  虽然衢山的旅游设施还不完善,但从上海到衢山岛每天有三班陆海交通联运。我们下午一点从上海南浦大桥出发,途径中国第一座外海跨海大桥东海大桥(全长32.5公里),历时一个半小时到达小洋山客运码头,再转乘客船前往衢山岛,当中曾在大洋山停靠上客,二小时后(全程四个小时)终于到达衢山岛。
  虽然是一个岛,也有60平方公里,人口6万。岛上人口大都从事渔业和盐业,经过多年的开发,如今衢山岛上的交通四通八达。从码头到凉峙村至少要走10公里,首先进入眼帘的是马路左边一栋栋崭新的楼盘,据说均价达到每方3000元。然后就是一片片的盐田,田埂上看见一堆堆的粗盐,被塑料布盖上。远眺,衢山岛有山有水,高低起伏。远处一片山脊上,更耸立着一座座风力发电大风车,正在那里随风旋转。置身其中,笔者难免有一种既远离文明返璞归真,又见绿色环保、与现代文明接轨的感觉。

 


  程先生的小车载着我们在岛上的主干线马路上奔驰。未已,我们进入铺上柏油的山路,经过一个水库,翻过两座山头,来到凉峙村。这是一个两百来户人家一千二百人口的滨海渔村。从前栖身于渔船上的渔民兄弟,如今已经上岸住上了砖屋。这里的房子都建在山边,背山面水,一条条小巷往山上纵深伸延,而把房子和大海分隔开来的是一条半个人身高的堤坝。每一排房子的屋檐对着后一排房子的院子,我们下榻的东情渔庄,属于渔村第二排的房子,本来是村里的小学,后来小学合并到区里,原来的小学改建为村里的文娱活动室。有识之士看到了渔村的旅游潜力,遂找到凉峙村之子、在上海见过世面的程先生,委托他把文娱室改建成为客栈进行经营,并把市场目标定位在上海那些希望逃离大城市喧哗的人们。

 

衢山岛上背山面水的凉峙村

  今年五一劳动节正好是东情渔庄的开张之日,被我们赶上。渔庄有六间左右的客房,分为双床、三床两种房间。我们选择了一间看得见海景的三床间,全新的装修,设备有电视、空调、饮水机等,价钱不贵,二床间120元/晚,三床间180元/晚。美中不足的是浴室的水压偏低,出來的水或太热或太冷,令人难以拿捏。另外房间里没有上网服务。程先生买了一个无线路由器,经笔者越俎代庖安装成功,但功率不够,客房中接收到的讯号过于微弱,只能在走廊里上网。

  把行李放下,我们立即来到海滩,其时适逢退潮,夕阳时分,我们挞着拖鞋在沙滩上漫步。黄澄澄的海水不断扑打着岸边。潮水每一次的退去,似乎都要留下一些淤泥。很快,我们的拖鞋都粘满了淤泥,感觉到有点沉。筠拿出照相机抓拍了几张照片,没想到有两张夕阳在海水中的倒影,构图奇妙,令人击节,正是无心插柳之杰作。看到当地人穿着雨靴拿着工具在海边捡海螺蛏子等,好奇的我们过去打了招呼,顺便看一下他的三五收获。

 

  “民以食为天”。这次逃离大上海来到衢山岛,品尝海鲜是一个主要吸引点。两天下来,使我们终于明白什么叫“靠山吃山,靠海吃海”。两天四顿主餐,餐餐海鲜挂帅,从大虾小虾濑尿虾,到鲳鱼芒鱼马鲛鱼,从春子,大黄鱼,小黄鱼,到裸体鱼(该道菜有个好听的名字:红烧龙头烤),贝蛤,清蒸、红烧,多种多样。


  不过重头戏当数我们的螃蟹大餐。话说到达衢山岛翌晨,程先生引领我们来到凉峙村码头,登上一条小火轮,出海经历一次捕蟹之旅。随船出海不远,船员开始把一个个之前放入海中的捕蟹笼拉上船,把笼中自投罗网的螃蟹倒出来。船在近海走了一圈,从30个捕蟹笼里倒出了50-60只大小不一的螃蟹。我们这一船10名客人,每人付了60元上船,下船提着螃蟹(全部大概有10斤8斤收获)。中午,这些螃蟹就成了我们的盘中餐。虽然不是季节,盘中的螃蟹个头并不大,但蟹肉饱满,大家吃得津津有味,大家更加在意的是其新鲜,是对整个捕捉过程的享受。除了海鲜,其他的一些菜色基本上是农家菜本色,朴实无华,绿色健康。也有惊喜,像筠就对其芝麻炒糖年糕情有独钟,大伙吃完后,意犹未尽,又再叫了一盘。
  观音山位于衢山岛中部,是本岛的主要旅游景点。程先生开车送我们上山,沿途郁郁葱葱,充满灵气。据说与全国四大佛教胜地之一的普陀山相距30多公里,与有“南方北戴河”之誉的嵊泗基湖沙滩仅20多公里,形成了嵊泗衢山普陀山旅游一条线。不知道是因为按照佛历今天没有什么重大活动,还是自身还没有开发好,今天上观音山的游人并不多,显得十分冷清。


  观音山上的广济寺分为上中下三座。游人进入观音山景点,首先看见的是中座。入口处的一面墙壁上列有当月与上月广济寺的收支明细,显示一月份入不敷出,二月份春节期间则完全改观。两个月下来,广济寺净进账70万元。如此透明的财政,令人啧啧称奇。广济寺中座上有一横匾,上书“慈悲喜舍”,下有一个“佛”字。而门前的九龙石雕,让人想起了北京故宫内保和殿后台阶上的丹陛石雕。是时寺门紧闭,但寺前的香火炉的香火仍在燃烧。下座则仍在装修中,游人止步。
  步上广济寺上座,发觉里面有僧人正在做法事,木鱼声、唱颂之声不绝。寺庙前有很多女同胞坐在那里,一色黑衣,胸前都佩有一块红绸,上书“光荣”二字,不得其解。后来才了解到,原来这是一些佛教信徒正在为家人办白事,超度先人。
  走过广济寺后,有一条百步梯级一直往山上去。山顶有一宏伟的建筑玉佛宝塔,塔高十一层,我们进去顺着楼梯登上两层,每层都看到不少玉佛供奉其间。这里海拔314米,据说是岱山县第一高峰。
  站在观音山顶登高揽胜,整个衢山岛尽收眼帘之中。当日山顶气温至少摄氏25度,有风。正好一片白云飘过来,周边的山峰,立即云雾缭绕,若隐若现,扑朔迷离,变幻莫测,惊现“观音驾雾”的奇观。


从观音山上俯瞰衢山岛

  下山路上,看到广济寺一块佛教的宣传墙报,上有公元1100年间荷兰人登陆衢山岛的记载,难怪刚才来观音山的路上,看到有一间基督教堂─一间能够同时容纳1500人进行宗教活动的衢山哈巴山福音堂。但据闻基督教的正式蓬勃发展,还是上世纪初叶的事,来自宁波与上海的牧师进行了不懈的努力,使基督教终于在这里生根,教徒可能占人口三分之一甚至更多云云。在这样一块边陲之地人口不到七万的小岛上,又经历过过去几十年的动荡政治,居然还有这许多人信奉主耶稣基督,多少令笔者有点惊讶。
  描述今天的衢山岛,如果不提一提它的风力发电风景线就有点不完整。事实上,这道风景线是从东海大桥就开始的。从上海前往小洋山港途中,笔者就注意到东海大桥左侧沿线有一排排的风力发电风车,好歹也有几十多座,耸立在大海里,风车上庞大的风轮不停地在转,把风能转化为电能,再通过变电控制器进入国家电网。听说这就是中国首座海上风力发电场。随后下榻衢山岛凉峙村,我们留意到村后山顶上也有一排排的风力发电风车,于是就利用上午的自由活动时间徒步往村后的山麓攀爬,企图与这些风车亲密接触。顺着村后山岗上的羊肠小道我们很快就来到了山顶,才发觉风车在对面的山脊上,作罢。沿途还发觉有弃置的铅锌矿,有1991年才入土的坟墓,墓基与仿古的碑文居然有大户人家的风范。程先生介绍,此风短暂,昙花一现后就被政府叫停,推崇火葬云云。
  谁知上午与风车失之交臂,下午却得以如愿以偿。傍晚时分,程先生驱车把我们一众送到山顶一个风力发电风车的底座,令众人打开眼界。风车的支撑柱底座周长至少15米,三、四个人才能围拢过来。整个座架至少50米高,风车风轮有25米长,由三片风叶构成一座风车。据说这些风力发电风车都是从丹麦进口,每座就要人民币一千万元。是由浙江地产商美达集团经营。而美达集团的董事长夏赛丽是著名越剧演员何赛飞同母异父的胞妹云云。程先生为这些风车算了一笔经济账:850千瓦的装机容量,一分钟发三度电,每度电收费八角,一天收入一万元,一年下来就是350万元开外。这样的话,投资一座风力发电风车只要三年就能回本。当然这里面还有一个风力资源的问题,比如说,假如因为风力不够,风轮一年只能发电200天,这样一年就只有二百万元的收益,而回本期也增加到五年。


  眼前这样的风力发电风车,在衢山岛上共有48座。想起了歌星那英的那首《山不转水转》,正是:山不转水转,水不转还有风轮转,和随之而来那哗啦哗啦、滚滚而来的人民币。
  来到山顶,才感觉到衢山风力资源的丰富。来自太平洋的海风,穿山而过,吹打着风叶,为美达创造着财富。除了风车,笔者更为眼前的大自然景色所着迷。远眺,山脊上一大排风车在白云飘绕中时浓时淡,若隐若现,似仙人驾云下凡,又像宇宙飞艇着陆。俯瞰,夕阳西下,云海倒影,海市蜃楼。突发奇想,建议程先生在这山顶经营一间茶庄或咖啡屋,配以唐宋诗词中的山水云雾佳句,务求要给客人一种天堂般欲醉欲仙的小资情调和感觉。


  如果“天堂”可望不可即,人间又如何呢?喜欢晨运的笔者第二天一早就与筠出去小跑。渔村的日子开始得比较早,清晨七点已经人声嘈杂,不少渔民已在海边织网。我们顺着凉峙村的大堤慢跑,到了尽头,再沿着岸边的岩石走去,只见这里大小不一的岩石无序堆积,构成一道独特的海岸线。走着走着,忽然发觉一名垂钓者正在岸边布置鱼竿和钓位。一共八个钓位,八根鱼竿。垂钓者布置好钓位后就安逸地坐了下来,悠然自得地扮演起姜太公的角色,等候着自愿上钩的鱼儿。想起了在东情渔庄碰到的一位来自上海的台胞沈先生,这个周末他就是专程来衢山海钓(到海边垂钓)的。谁知事与愿违,这两天渔村渔船出海捕鱼的渔网,把沿岸的水路封了个透,鱼儿无从游近岸边,使风趣的沈先生无功而返,自我解嘲曰:“上枕头山去了”(指睡觉)。来了衢山一天就打道回府。
  离开垂钓者,我们往回跑,跑着跑着,跑上了沙滩,回到凉峙村。
  两天悠闲的假期很快就过去,还没尽兴,就踏上了回上海的归程。道别时,感谢程先生悉心安排之余,也抛砖引玉,尝试为凉峙村的旅游前景把脉:需要更多的旅游节目;更多的创意;更加完善的接待设施与服务,而且必须软、硬兼备;还有更加规范的农家菜菜色与服务……

二零一零年五月四日脱稿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19    衢山岛旅游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燕窝 版权所有 © 2005-2019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